將心靈洗滌一回 —— 讀書不能考天才.譚仲倫

老師在中六級課室的黑板上,寫上密密麻麻的筆記。看著老師的背影,正在奮筆書寫的仲倫,突然想起小時候的自己……

小時候,每次在堂上看著老師的身影,仲倫總覺他們特別帥氣、特別有威嚴。從那時開始,仲倫便想當一名老師,教育下一代。可是,升上初中後,這個夢想離他越來越遠。做老師?仲倫連學生也不大願意做。

「初中的我十分貪玩,很厭惡讀書,尤其是英文。那時,我的朋友沒有一個是讀書人。我常會和他們編造藉口,三五成群曠課亂逛。有時流連遊戲機舖,有時流連公園,就是不上學。每當放長假,上學前的一天,我們都會一起玩至通宵才上學,結果一整天上課都在睡覺。那時我們更好勇鬥狠,與他人一言不合,便齊以拳頭回禮,試過因此而被學校記大過。」

中五才認識piano

那麼討厭讀書上學,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不喜歡英文。

仲倫中一時從內地來港,降級讀小五。在內地讀書時沒怎麼學過英文,因此小五程度的英文,令他一頭霧水。

「我學英文起步比別人慢,初來港時何謂零基礎。小學英文科試卷上的分數,不是十就是十五。但當時我心態不好,沒有急起直追,因此升上中學也毫無進步。 Piano這個幼稚園生字,我竟要到中五時才明白其意思。可我一直不懂得害怕,因為除了英文科外,其他科目我有信心應付。心想既然英文那麼難,我就別浪費時間理會吧!雖然許多老師提醒我學好英文的重要性,但我從來沒有聽入耳。」

深信自己英文會合格

中三升中四,是仲倫學習上的第一個轉捩點。他以僅僅合格的成績在原校升讀中四,身邊好朋友卻全部未能原校升學。慣了與好友集體行動的仲倫,雖然多了空間思考自己的前路,但他與班中其他同學格格不入,曾失落至想退學。此時,任教中文的鄭老師見仲倫常眉頭深鎖,便主動與他傾談。

「在那個徬徨的時候,鄭老師對我的幫助非常大。在學校任何地方遇見她,她都會停下來與我聊天,教我如何解決困難、如何面對前路。她也有勸我學好英文。但我的心理障礙太大了,未能克服,始終沒有認真去學。那年中五,我考的是英文課程甲,別人說『不用擔心,一定能夠合格的,即使你從來不懂英文也會合格。』那時我信以為真,深信自己定能合格。」

怎料,會考放榜日,接過成績單的一刻,仲倫這份自信被徹底摧毀。

「我看著手中的成績單英文科的旁邊印上了一個U字——我竟然在英文課程甲的考試裡取了一個U。那份震驚和羞恥,令我呆立當場。英文不合格,我的大學夢、老師夢……全都離我很遠很遠。無可奈何之下,我唯有重讀中五。」

地獄式練習英文

重讀的感覺並不好受。同窗們一個個興奮地升讀中六,自己卻坐在舊課室、看著舊筆記……那刻仲倫對自己說:「我要考好會考、考好英文,我要做老師。」

自此之後,仲倫每日花上最少五、六小時,與英文打交道——背誦生字、查字典、做練習、看英文台新聞,天天如是。鄭老師見他如此有決心,不但贈送英文故事書以作鼓勵,更請任教英文的朋友為他補習。這位補習老師十分忙碌,本來答應每週為仲倫補習一小時,後來竟自動增至三小時。原來他眼見仲倫補習時極度專心,從沒露出絲毫倦意,每一堂他都交足功課、熟讀資料。這份勤奮及堅毅令補習老師感動極了,希望可以扶他一把。

會考之前,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仲倫,在壓力、緊張、食無定時的情況下,患上腸胃抑鬱症,無論吃什麼都會嘔吐,身心負荷極大。

「臨考試之前的一段日子,真的好辛苦,曾經一度想過放棄。不過每當想起老師為我所做的一切,他們不介意犧牲時間和金錢來幫助我學好英文,我又怎能輕言放棄?於是咬緊牙關,堅持完成會考。」

努力付出終有回報。仲倫第二次會考,英文科取得了合格成績,順利原校升讀中六。他形容那是他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刻,之前所受的苦,如今都不算甚麼了。

「我不敢說自己現在的英文很好,只能算是有初步認識。不過,跨過了會考這一關,感覺上距離做老師這個夢想,又近了一大步。我相信只要我能堅持努力,終有一日,我的夢想會變成現實。」

本文轉載自《抗逆密碼》,香港青年協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