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靈洗滌一回 —— 我聽到愛.任舒樂

試想像:你在出生後不久,就被醫生診斷患有嚴重的聽力障礙,終身都要依靠助聽器去接收外界的信息。你會有什麼感覺?你會不會感到失落、灰心、自怨自艾?本次專訪的對象任舒樂,他患有嚴重的聽力障礙,卻是個活得比你我都更有自信,更積極的年青人。

先天障礙,影響學習效率

就讀五育中學,今年應考文憑試的舒樂,在11個月的時候被確認患有先天深度聽障,無法聽到90分貝以下的聲音。雖然透過配戴助聽器,舒樂得以聽到四週的聲音,但先天的障礙依然為他帶來不少的影響,特別是在學習方面。「上堂的時候,要很專心才能聽到老師的講課,因為當同學同一時間說話,我就無法聽清楚講課的內容。」舒樂這樣分享到。

後來學校為舒樂配置了老師用的發送器,讓老師講課內容可以直接傳到舒樂的助聽器,卻又導致另外的問題。「助聽器集中接收老師的聲音,就忽略了四周的聲音,結果許多時候同學在我身旁跟我說話我都沒有回應,他們會以為我不理睬他們。」

舒樂自言最討厭小組討論。「當人一多的時候,如果有幾個人同時間發言,我根本無法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樂天積極,克服身體限制

舒樂指小學、初中的時候難免被一些同學歧視或取笑,但他卻能夠從容面對。「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接受了我患有聽障的事實,所以對其他人的說話都沒什麼感覺。到後來同學們開始長大,我就向他們解釋我的情況,他們也很快就明白。」舒樂笑著說。「有時他們也會羨慕我『你就好啦!比老師鬧既時候除低耳機就乜都聽唔到』。」

舒樂的努力及積極得到校內老師們的一致認同。作為他班主任的Gary sir 感受最深。「即使有時候舒樂因為身體狀況無法準時交功課,但他一定會在稍後的時間補交,從來未有一次欠交。甚至許多身體正常的同學都無法做到,但他卻做到了。」駐校社工陸sir指舒樂擁有個人的毅力。「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說放棄或覺得辛苦,更多時候是我們替他感到辛苦。」陸sir 更笑言受到舒樂積極努力的性格所影響。「如果他也可以克服困難,我也可以做到。」

非一般的母親,非一般的成就

舒樂的樂天積極,很大程度遺傳自自己的家庭。舒樂的母親嘉慧(舒樂媽)為了照顧兒子而辭去了工作,向不同的政府機構及組織尋求協助。本身出身商科的舒樂媽更為了更有效去幫助舒樂,先後修讀了教育碩士及特殊教育研士學位,成為職業聽覺言語治療師。面對如此大的轉變,自言不擅長讀書的嘉慧,認為想幫助兒子的心願成為支持她轉型的最大動力。

舒樂初中的時候,每年學期初舒樂媽都會到舒樂的班上跟所有的同學講解舒樂的情況以及為什麼他要配戴助聽器。學校支援組的老師認為正是父母這種開明的態度,讓同學得以理解舒樂的狀態,減少了發生取笑或欺凌的機會,讓舒樂得以快樂地成長。

家校合作,托展關懷

由受助者到助人者,舒樂媽不忘將自己的能力回饋予其他有需要的學童,除了參與不同類型的健康講座外,更和五育中學合作舉辦小組幫助校內其他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

學校全力支援,打造共融環境

除了舒樂的父母外,舒樂的母校更是全力支持他的成長。五育中學於2007開始成交立了學習支援小組,支援有特別學習需要的學生,舒樂正是支援服務下的受惠者之一。學校為舒樂學習上提供了各種支援,包括課堂教學的安排,以至考試時候的特別調節,而學校亦為舒樂向政府申請基金購置價值兩萬的無線調頻器,方便老師上課時候講課。

將心比己,以關懷教化學生

除了輔導工作外,學生最需要的都是教育者的熱誠與投入。「全靠Gary sir我才知道什麼是『讀書』」舒樂一直如此強調。Gary sir 是舒樂的班主任及物理科老師,在整個訪問過程中,Gary sir 不斷提及「如果他是我的兒子…」,強調對待所有的學生都要由心出發,潛移物化他們對學習的渴求,令他們明白考試不是為了父母或者考試而讀,而是為了自己而讀。

即使學校有專責的輔導主任,Gary sir 依然願意花時間跟舒樂和其他的同學去傾談,鼓勵他們。對於舒樂的學習,Gary sir 覺得最困難在於要在要求跟體諒間得到平恆,除了課堂上的教學節奏會為舒樂稍為調節外,Gary sir 對舒樂的要求跟其他的同學一樣嚴格。而事實上,Gary sir 認為舒樂完全達到了他的要求,甚至比其他同學做得更好。

與學生同行,社工以音樂融入輔導

駐校社工KEY sir 除了負責對舒樂的輔導工作外,更鼓勵舒樂接觸音樂的世界。KEY sir 認為音樂除了是一個興趣,亦可作為一個對舒樂的訓練。「透過音樂,他們(聽力障礙患者) 有機會可以聆聽更多不同頻率的聲音,讓他們對高、低音等更多認識。」

對舒樂的成長,KEY sir 一直堅持「同行」的信念,「其實我們不需要不斷指導他應該要怎樣做,」KEY sir 認為舒樂其實充滿了自己的方法,知道自己的目標。「我們最需要的是陪伴在他身邊,支持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從受惠到拖予,立志幫助他人

文憑試即將放榜,舒樂表示自己將會到台灣升學,將來希望可以從事助聽器設備的研發工作,幫助更多和他相似的人,讓更多的聽力障礙患者可以發展他們的剩餘聽力,可以透過說話而不需要依賴手語跟外界溝通。

文字:莫梓俊 │相片:PATRICK CHUNG│鳴謝:五育中學

本文轉載自 讚好校園 schoolike.hk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