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靈洗滌一回 —— 我手寫我心‧歐浩琳

《序言》

每一個勵志的故事,都有讓人難忘涕零的感動點。

這個女孩,在小四時的某天,被醫生診斷有讀寫障礙,從那天起,她便需要學懂如何跟這個「人生玩笑」相處。在閱讀書寫上,無間斷向她迎來了大大小小的困難,渴望找個知心好友解難嗎?同學們卻只標籤她是「病人」甚至是「病毒」,紛紛疏遠她,令到理應燦爛多彩的校園生活,只剩暗黑無光的結局。

但,最好的尚未來臨。兩年後,這個對教育本來徹底失望的小女孩,遇到了把她人生逆轉的中學戲劇科老師,小女孩透過演出拾回久違了的自信,而更難得的是,讀寫障礙的她,在老師的悉心栽培下,勇敢嘗試參與劇本創作,結果兩度奪得香港學校戲劇節「傑出編劇獎」。

「不要把讀寫障礙作為自己放棄或推卸責任的原因,你要試自己希望想做的事,一知道自己所好,就算面對自己最弱的一環,都要想法子去克服,不能立即便想到放棄。」

世上最困難寫的字是「堅持」,但只要你有清晰信念,加上關愛同行者隨行,在那裡跌倒,便從那裡重新站起來,一樣可以為自己撰下最精彩的人生劇本。

她是萬鈞教育機構匯知中學,歐浩琳同學(浩琳)。

《內文》

診斷為讀寫障礙的人,最常見的讀寫問題,會有鏡子字,左右部首會倒轉;一些形狀類近的英文字如P同Q或B同D會分辨不到,大小楷亦會常弄錯。同時間,由於他們腦部記憶及訊息處理較弱,結果會負面影響到其溝通表達能力,很難以完整句子表達內心所想。

我不是「病人」

自小四起,浩琳就是在這種如斯艱難局面下面對著自己的學業,學習能力較其他同學遲緩,成績是毫不起眼的一群,更會受老師及同學所誤會。『老師還未知我有這問題時(讀寫障礙),加上自己成績不好,書法差,會比老師評為喜歡搗蛋的問題學生。有同學會用同情眼光看自己,有些則覺得我是生人勿近,認為我是「病人」。』

這種折磨難熬的日子維持了兩年多,直到浩琳升讀匯知中學後,開始有了轉變,她在升中前暑假參加了校內「這個暑假不太閒」適應課程,首次接觸到戲劇科, 科目裡充滿互動有趣的教學方法,讓浩琳能百分百投入學習,更認識到她口中的「人生伯樂」─劉文清老師。

人生伯樂

劉老師笑說,浩琳最初給她的第一個印象,是其聲量。「她說話很響亮﹗待人坦率直接,對戲劇藝術相當熱衷,幾乎關於戲劇台前幕後任何領域都有興趣參與。 中一下學期,我堅持挑選她在一套宮廷劇目內扮演宮女,儘管她有讀寫障礙困難及手腳不協調,但我認為不是個問題,只要練習得多就可以了,結果她亦沒令我失望,演出得相當稱職。」

戲劇科為匯知中學校內中一至中四必修科目,除了戲劇演出外,課程內容主要教授學生有關舞台的知識,例如:燈光、服裝、形體動作、舞台佈置及撰寫劇本等,從而發展學生多元能力。劉老師補充,在戲劇科發展上,校方給予很多資源,科目課程設計上會強調多角度去看事物,鼓勵同學多角度思維,例如劇本分析及人物性格看法等。同學到了中三時,會修讀編劇班,教授他們把自己構思用文字呈現出來。

「戲劇科測驗考試,同學需站出來於台前演出,藉以讓他們變得不畏懼在公眾面前表達自我,對浩琳等不擅於表達自己的同學幫助會很大。其實任何小朋友,在學習上遇到困難,做老師的更要助他們去找到適合自己、又可以表達到自己的渠道,例如歐同學找到以寫作及演出表達自己情感及興趣,發揮到自己,慢慢他們會感受到原來自己跟外界是可以接觸和解理到他們,最後他們可以慢慢建立到自己自信。」

展示創作天賦

憑藉校方關愛栽培下,浩琳在創作劇本上展現了傑出天賦,連續兩年分別憑《是與非》及《抉擇》兩個個人原創劇本奪得香港學校戲劇節「傑出劇本獎」,前者探究本港港孩問題,以浩琳小學時遭受欺凌的事作為靈感藍本;後者以時空跳躍情節手法去講述年輕人需有承擔,不應後悔每次決定,要享受過程而非結果。

劉老師形容浩琳的創作天份,在於懂得運用故事去呈現一個訊息,同時又可以具系統地舖排情節,劇本完整度很高。「第一套我比較改動得多,尤其故事結構,情節都比較單薄;到了第二套,無論在故事、故事情節或舖排上都成熟了很多,我在改動上亦很少,這讓我看到她的進步。她明白到一個劇本,在情節及結構上需要有那些舖排才可以成為一個有趣而又可以演出的劇本。」

因為一個「課程」與一個「人」,把浩琳從氣餒的低谷拯救出來,她由衷感謝劉老師的教導,助她找到自己,重拾校園的樂趣,同時亦希望其他讀寫障礙的朋友,別把這個困難看成是自己成長的一個阻礙,要堅持追夢。「看密集的字雖然會很困難,但我會利用兩把間尺把文字上下或左右兩行遮隔著,只看中間部份,逐少逐少去看,因為我喜愛寫作閱讀,所以我堅持。這個藝術讓我找到了自己及事業發展方向, 希望與我同樣有著讀寫障礙的朋友,可以保持自信迎難而上,為自己夢想奮鬥。」

記者及文章:聰@HKFY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