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德恒

(原載明報副刊《教育心語》2015-01-09)

現今校園小社會裡學生偏差行為的光譜很濶。常見的有:遲到曠課、欠交欠帶書簿作業文具、堂上睡覺、測試作弊、說謊和冒簽文件、喧嘩離座干擾課室秩序、胡言亂語講題外話(如無聊笑話或諧音粗口)干擾學習、語言暴力(如色情笑話、污言穢語或恐嚇侮辱)、毆打欺凌(網絡內外)、隱蔽獨行、扮小丑惹人注意、結黨挑釁、倫竊勒索賭搏、糾黨行劫、自殘自毀(如撞牆、鎅手、自殺)、吸毒、非禮風化行為、離家出走、販毒、黑社會等等。品種繁多快變,不下於校門外的大社會。
現今教師處理的訓輔難題比前複雜,遠超業外朋友想象。因為學生的行為,與其個人生理、成長背景、家庭、朋輩和社區環境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校外成人持分者的介入,使到問題不能簡單地當作青少年個人的行為處理。加上社會流行「要求人頭落地」的問責文化、動轍打官司上法庭的風氣日盛,教師步履維艱。
一心「教書」的「經師」,大可去補習社謀生。因擺明是私營業務,大可「唔做你生意」,免了以上各種麻煩。
盡責的學校教師,經師兼人師,必須品學共融,知難而進,實不易為。
訓輔工作,既要有怒目金剛的硬朗、復要有慈悲菩薩的心腸、富涵包公巧斷疑案的智慧、擅長折衝樽俎的手腕;要擔當南丁格爾,又飾演福爾摩斯。這工作,要懂得踐行訓輔理論,團結同工齊心,調動外內資源,方能勝任。

訓輔本無最佳答案。偶有閃失則手尾長。難怪有稱訓導工作是教育界內的厭惡性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