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輔導技巧之連根樹
卓原坐在我面前,微微抬頭,茫然地看著天花。他維持這個姿勢已經整整十五分鐘之久。

數月前,我初次接觸就讀中三的卓原。他的個子較為矮小,加上先天脊骨移位,是同學欺凌的對象。他在校內一直表現得沉靜內斂,對旁人有很強的防範心,包括我。當時我初進這所中學擔任駐校社工不久,對卓原認識不深,只知道他的母親多年前已長期住院,而他的父親不久前又因病入院療養,令他頓失依靠,被安排入住兒童之家。一個初中生要與父母分開居住,承受流離失所之苦,內心難免滿佈傷痕,但卓案從沒提及半言隻語,只是經常發呆,比平日顯得更沉靜,令老師和我十分擔心。於是,我開始約卓原會面,希望能了解他的內在感受和需要。然而,卓原在輔導室內仍是不發一言,經常抬頭看著天花板十數分鐘,就像外界的一切與他無關;偶然難得回應一兩句,也是「沒甚麼」、「不知道」等拒絕進一步溝通的話語。

劃破無形屏障
經過數次會面,輔導室內依然由我唱獨腳戲。我思前想後,既然卓原不願說話,不如讓他試試以繪畫表達心聲吧。令人驚喜的是,當我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卓原並不抗拒。於是,我邀請他繪畫樹、屋和動物。卓原靜靜地思考了一會後,說自己近來見過一棵樹,想繪畫給我看。難得他主動提出,我當然欣然同意。看著他在畫紙上畫下第一筆,就像劃破了我們之間一道無形的屏障。他先畫樹幹,在上面描畫了一道淺淺的裂縫,再繪畫根部和少量樹葉。


樹根仍是相連
繪畫完成後,我問卓原在哪裡見過這棵樹,他回答是在父親住的醫院門外。此時卓原說話仍是一句起兩句止,對我的提問要思索良久才給予回應,但明顯與我增加了互動。當我問及這棵樹的特別之處,卓原靜了一會後,說這是一棵分裂的樹,中間的樹幹分開了,枝幹各自往不同的方向生長。說話的同時,他用黑色筆在樹幹中央來回塗鴉強調那道裂縫。我問卓原,分裂帶給他甚麼感覺,他閉上眼睛,輕聲說出「撕裂」二字。我再仔細看卓原繪畫的樹,中間的裂縫確是很深很深,卻未足以把樹分裂成二,於是對他說:「這棵樹的中央是分裂了,但你有沒有看到,他們的根部仍是緊緊連在一起,這仍是同一棵樹……」語音剛落,卓原猛然抬頭,定睛看著我,雙目漸漸泛紅。我接著說:「而且,這是一棵仍在成長中的樹。」至此,卓原的眼淚簌簌而流,然後在樹枝上繪畫更多的樹葉。我希望讓他有更多的空間去面對自己剛剛釋放出來的感覺,也擔心習慣壓抑的他一時間難以承受如此澎湃的情緒,故沒有多問他繪畫樹葉的原因和裂縫代表的真正意義,而是由他靜靜地哭了好一會。會面完結時,卓原對我說,下次到醫院探望父親時,會告訴父親有關這棵樹的故事。

他的故事
這次輔導後不久,卓原主動來找我,說希望繼續討論這棵樹,我表示樂於傾聽他說的任何故事,結果聽到了有關他父母親的種種。原來卓原的母親患有情緒病,一直住在醫院,他自小在父親照料之下長大,父子倆感情深厚,無話不說。他對於同學的欺凌雖感無奈,卻也不會太難過,因為知道放學回家後便可向父親傾訴,甚麼苦也能熬過去。怎料,就在卓原升讀中三那年暑假,他的父親突然中風入院,由於年紀大,康復進度緩慢,需要長期住院,在香港無其他親友的卓原只好入住兒童之家。卓原的父親一直是他最重要的依靠,如今卻無法時刻相伴,對他而言實在是重大的打擊,但他從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種感受。加上他有很多被欺凌和惡意對待的經驗,很難信靠父親以外的任何人,寧願將一切埋藏在心底。透過繪畫輔導,由於我主要依據畫中境象與他傾談,而不是直接討論他的切身問題,令內斂的他減低防衛,打開話匣子,亦與我建立了信任的輔導關係。

後來,卓原仍然不時來找我聊天。有一次,他說和我一起去看他父親醫院門外的樹,結果卻帶我見他的父親。有趣的是,我在醫院門外左顧右盼,並沒有看到卓原提及的連根樹。問他,他淡然笑了一笑,沒有回答。我覺得這棵特別的樹是否真正存在並不重要,因為它肯定已深深地扎根在卓原的心中。

文章出處:《看畫解心──青年繪畫輔導的應用》(2011),香港青年協會出版


想接收最快最新的學生和輔導資訊,請讚好教得喜 facebook專頁:



場地介紹

路線指引

活動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