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規行為

 

根據香港警察年報的數字,每年約有七千至九千名十至二十歲青少年因為干犯刑事罪行而被捕,另外每年也有約二千名十至十七歲青少年接受警司警誡。

 

青少年常見的違規行為包括:盜竊、暴力、刑事毀壞,以及與黑社會、性、互聯網、詐騙、賭博和毒品相關的罪行。教育工作者一方面應當增加對犯罪危機的認識,以便及早介入學生的違規行為,另一方面宜加強校內的違法防治教育,讓學生識法守法,有助減低干犯或重犯罪行的機會。




   
(一)  暴力行為也升呢?
   
  打開報章雜誌的港聞版,每星期總會有幾篇報導,是有關於青少年使用暴力的案件,案中的犯事青少年大多只有十五、六歲,但受害人往往被打至頭破血流,傷勢嚴重,情況令社會大眾關注。從案件的背景資料顯示,大部份犯事青少年都有曾使用暴力的紀錄,又或者在成長時曾經受到暴力對待。究竟青少年暴力行為是如何形成?
(繼續閱讀)
   
(二) 青少年易陷入網上危機
   
  早前有不法分子訛稱「婦科女醫生」,在「微信」及「WhatsApp」等手機交友程式,恐嚇或誘騙數名少女進行非法性交,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有傳媒更認為,今次事件可能是香港歷來最嚴重的網上風化案。現今網絡和智能手機的世界多姿多彩,但同時亦存在不少灰色地帶。青少年稍有不慎,便容易墮入陷阱,成為受害者,甚至犯事也懵然不知。
(繼續閱讀)
   
(三) 校園偷竊
   
  相信校園偷竊的問題令不少老師傷透腦筋,在處理學生失竊事件的過程中,校方一方面想找出行竊者,另一方面又怕錯怪學生或傷害學生的自尊。面對偷竊這違規行為,就讓我們一同探討合宜的處理方法。
(繼續閱讀)
   
(四)  援交為何
   
  警方最近發現有人在網上冒充女性,取得少女信任後,擔當中介人利誘和操縱她們援交,更有少女甚至不惜為三百多元的酬金而答應援交。援交是「援助交際」的簡稱,源自1990年代興起之日本語enjo kosai,原意是少女與男士的約會,女方的目的是得到男方物質上的回報,當中未必牽涉性行為。此外,從事援交的人不限於女性,男性也逐漸加入了行列。
(繼續閱讀)
   
(五) 一次販毒誤終身
   
  近年販毒集團利用青少年偷運毒品成為趨勢,根據警方資料顯示,2013年有95名年齡介乎10歲至15歲青少年因販毒被捕,較2012年的52人大幅上升八成。過去三年因涉嫌偷運毒品被捕的青少年,年紀最輕只有10歲,也有青少年當上「拆家」,判貨給同輩。早前一名16歲少年為還3000元債項,替毒販販運重逾8公斤、市值121萬元冰毒,被重判入獄16年。
(繼續閱讀)
   
(六) 暑期工求職備忘
   
  暑假將至,部分學生開始尋覓暑期工,一方面賺取零用,另一方面吸取工作經驗。然而,這亦是不法之徒藉提供工作名義欺騙學生的高峰期,受騙者不但損失金錢,更可能誤觸法例,以下是近年常見的個案:
(繼續閱讀)
   
(七) 吸毒隱蔽化
   
  據禁毒處資料顯示,近年青少年吸毒人數下降,2015年首半年21歲以下被呈報的吸毒人數較去年同期減少了14%。然而,審計署近月的報告指出,吸毒隱蔽化問題愈趨嚴重,首次被呈報吸毒者的毒齡中位數由2007年的1.7年,至2014年的5.2年,即吸毒者平均染毒約5年後,才會被發現和呈報。
(繼續閱讀)
   
(八) 青少年賭博
   
  提起賭博,很多人會以為只屬成年人的愛好,與青少年關係不大。然而,外國研究顯示,雖然青少年賭博的數字未如成年人,賭博的金額也較成人少,但他們病態賭博的比率卻與成年人接近,值得我們關注。
(繼續閱讀)

   
(九) 網絡罪行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透過科技及互聯網衍生的罪案亦急劇上升。根據警方的數字,本地電腦相關罪行逐年攀升,由2010年1,643宗急升至2015年的6,862宗,升幅達4倍多。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違法防治中心與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於2013年7月合作進行了《青少年網上罪行研究》。
(繼續閱讀)

   

場地介紹

路線指引

活動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