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健康


 

青少年處於成長中的暴風期,身心發展迅速,情緒較容易波動。近年不同調查皆發現本地學生情緒狀況欠理想,受焦慮、抑鬱和壓力困擾者,為數不少。此外,到醫管局轄下精神科門診求助的青少年人數亦有持續上升趨勢。為促進學生的正面成長,學校應當加強關注學生的精神與情緒健康,同時引導學生辨識個人情緒狀態,學會以理智的方式抒發負面情緒。







   
(一)  關注上學焦慮
   
  九月一日,對學生而言是個又驚又喜的日子,特別是小一或中一的新生,對新環境可能既感期待,又帶點憂慮。一般學生開學後兩至三星期便能逐漸適應新環境,然而部分學生反應較為異常,例如踏進校門已哭個不停,幾經安撫仍無法平靜下來;持續出現頭痛、肚痛、失眠和尿頻等生理徵狀,經治療後並無改善;又或開學一段日子後依然抗拒甚至逃避上學。
(繼續閱讀)

   
(二) 與抑鬱學生的溝通之道
   
  中三女生雨恩患有抑鬱症,長期情緒低落,在校內經常離群獨處,而且學習表現每況愈下。雨恩的班主任間中會主動關心她,但她對別人的批評異常敏感,特別當老師詢問她如學業、欠交功課事宜和交友的問題,雨恩會表現不快和退縮,想法和說話態度更為負面,令班主任每次與她溝通均感到力不從心。
(繼續閱讀)

   
(三) 提升學生抗逆力
   
  根據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於2015年9月公布的數據,本港自殺率自2003年起持續下降,可是15至24歲青少年的自殺率近年卻上升。去年新學期開始至今,已有多名學生相繼輕生,最年輕者只有11歲。
(繼續閱讀)

   
(四)  吃不由己——關注學生進食失調問題
   
  中三女生曼如,本來體型較為高大豐滿,常被同學取笑為「肥婆」、「航空母艦」等,人際關係一般。中二暑假期間,她下定決心進行地獄式減肥,每天只吃極少量食物,並會扣喉、吃減肥藥等,期望在短期內令體重下降。
(繼續閱讀)

   
(五) 小學生補習壓力不容忽視
   
  近年因小學生課業難度增加,加上許多家長不想讓子女「輸在起跑線」,小學生補習愈趨普遍。小學生在補習方面自主性較低,通常由父母全權安排,無法選擇補習與否、報讀哪家補習社、哪些科目。當學生覺得自己被迫補習,即使過程中有不好經驗也無拒絕餘地,容易累積負面情緒。小學駐校同工最近處理過的兩宗個案,皆與補習壓力有關。 
(繼續閱讀)

   
(六) 認識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較大機會初發在15至25歲年輕人身上,過去十年每年約有800名新增的青少年患者,但仍有不少隱性患者未被確診,因當事人通常不知道自己患病,不會主動接受治療,多因為觸發危機才就醫。事實上,思覺失調若不及早診治,危機可不少。
(繼續閱讀)

   
(七) 社交恐懼
   
  美欣是一名文靜內向的學生,甚少主動與人說話。她每天準時上學、準時交功課,從不生事,不會令老師操心。然而,近來每次上英文課之前,美欣皆會表示不適,要求到休息室,直至英文課完結後才回課室,引起老師的關注。
(繼續閱讀)

   
(八) 青少年自殺危機之辨識警號
   
  近期接二連三發生多宗青少年自殺身亡之事件,令人感到惋惜的同時,亦擔心學生自殺呈上升趨勢。本會「關心一線27778899」於2015年共接獲119宗有自殺傾向或企圖自殺的求助個案,但本年單在一月已收到40宗相關求助,比去年同期明顯增加。求助者多因感情、學業、人際或家庭問題產生壓力,當覺得無法解決,便出現自毀念頭。
(繼續閱讀)

   
(九) 青少年自殺危機之介入處理
   
  當老師發現學生有自殺傾向或意圖時,應如何即時回應和處理?自殺危機處理的目標是讓學生獲得即時的支持、評估學生自殺意圖與行動的程度、通知學生的監護人、保護有自殺危險的學生使其不受傷害,以及跟進輔導其他目睹事件或受影響的學生。
(繼續閱讀)

 
 (十) 停不下來的困擾——認識強迫症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是一種常見的慢性精神障礙,其特點是反覆出現令患者痛苦的強迫思維和/或強迫行為。外國研究發現強迫症的患病率為2.5%,男女患病率差不多,但男性一般較早病發,高峰期為6至15歲。
(繼續閱讀)

   
(十一)  停不下來的困擾——如何協助強迫症學生
   
  強迫症是一種慢性病,症狀會起伏不定,未必所有患者能夠完全復原,需要及時求診和控制病情。每名強迫症患者的治療方案,都會因應個別成因、徵狀和嚴重程度的不同而有區別,最常用的方法包括利用藥物治療或/和認知行為治療,可助患者改善症狀,如常生活。
(繼續閱讀)

   
(十二)  正面鼓勵效果不一定正面?
   
  看到家人、朋友或青少年陷入情緒低谷時,我們可能會給予一些正面安慰或引導,例如說「別想太多,正面一點!」、「多運動、多曬太陽就會好!」、「這些只是小問題,我面對更難的也沒事」等等,期望鼓勵對方盡快離開負面狀態。
(繼續閱讀)
   
(十三)  與己相遇,探索內心
   
  許多學生被家庭、學習和情緒等問題困擾,內心傷痕纍纍卻找不到出路。若透過適當的引導,他們有機會釋放力量,找到處理問題的方向,學習為自己療傷。學校社會工作組曾舉辦「與己相遇」成長探索工作坊,讓青少年深入認識自己,重新檢視內在傷痛及其由來,並學習運用內在資源治療自己。
(繼續閱讀)
   
(十四)  如何陪伴情緒低落的人
   
  如果說類似「正面一點!」、「希望在明天」等安慰話語,有機會令對方情緒更低落,那我是否該保持沉默,以免講多錯多?
並非「安慰開解」此舉有問題,而是話語讓對方接收到怎樣的訊息。例如當一個人說「很多人比你慘,都捱得過,你都會無事」,本意是希望對方發現自己的處境不是太差,能振作起來;可是對方卻或會解讀成「你根本不理解我的處境」或「我這麼小事都捱不了,真沒用」,變得更為難受。

(繼續閱讀)


場地介紹

路線指引

活動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