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洪自小學開始是許多人眼中的惡魔——滿口粗言穢語、做事衝動、不顧他人感受。他會在課室把塗改液的尾部剪下來玩火,擲向同學;也會欺凌同學,強迫別人給他錢、替他按摩,對不順他意的同學拳打腳踢。君洪的字典裡沒「尊師重道」這四個字,上課時候射「馬紙」、抽煙,若被老師發現便還以粗口。進入中學後,學校成為他與兄弟們的另一個「遊樂場」。只有中一的他,已愛挑釁高年級學生打架,以證明自己的能力。放學後,君洪更與黑社會的朋友為伍,到處生事、欺凌弱小、破壞公物……

如果你是校方,面對這名屢教不善的學生,會如何處理?將他趕出校?還是讓他繼續在校內胡作妄為、影響同學?

中二時,君洪的老師和駐校社工石姑娘做了一個重大決定——讓他做義工領袖。

君洪當時不明白老師和社工為甚麼如此看重他,竟要一個『惡魔』去服務他人,以為他們跟自己開玩笑,又怕朋友笑他是「傻仔」,因此只是敷衍了事,故意做得不好。然而石姑娘和老師一次又一次給他機會,在他心裡埋下了向善的種籽。

石姑娘在服務的學校已引入青協V-Net義工計劃多年,除了全校性的義工活動,她組織了一隊以二十多人為骨幹的義工服務隊,專門挑選一些有行為問題或自信心弱的學生成為核心隊員。

「許多一般人眼中的『壞學生』只是無法在生活中尋找意義,也不懂甚麼是同理心,漠視別人的感受。義工服務正正為他們帶來改變的契機。我們的義工服務隊對成員要求十分高,每星期開會,他們要一同策劃適合不同服務對象的義工活動,在過程中了解弱勢社群的需要。要這班一直在校內胡作非為的學生放學後前來開會,的確不容易,我會軟硬兼施,著重獎勵和給予正面經驗;如果他們藉故缺席,我不會放棄,花許多時間心思把他們拉回來。」

萬事起頭難,只要能把學生扣緊,讓他們嘗試參與數次義工服務,再加上事後檢討來深化經驗,轉變逐漸可見。以小霸王君洪為例,在一次義工的經歷中,他得到長者的讚美和掌聲,感到很溫暖,發現原來做天使也不錯。

「做義工令我有許多反省。有一次,我們到老人院幫一班婆婆剪頭髮,有些姑娘卻嫌這樣太慢,按著婆婆幫她們剃頭,我覺得很難過,同時醒覺到自己以前欺負同學的時候,不也像劊子手一樣殘忍麼?」
這正是石姑娘在訓練義工時強調的『同理心』。事後,君洪與其他隊員更主動向老人院建議如何改善老人家的環境,令他們更快樂。

「平時對他們說這些理論,他們不會記在心中。但透過義工服務,他們親身感受到何謂『同理心』,學會體恤別人的感受。我把握機會進一步引導他們代入別人角色,易地而處,將對服務受眾的同理心轉化為對家人、師長、同學的正面態度,改變他們的行為問題。」

論及在校內策劃義工計劃的技巧,石姑娘認為必須由心出發,重視活動的事前準備和事後檢討,為學生帶來深刻的正向經驗。

「像賣旗這種學校最普遍的義工活動,我們也需要認真籌劃,著重活動能為學生帶來甚麼經驗。若賣旗前沒有訓練、活動後沒有檢討,許多學生接過旗袋後只會呆立某處,不主動呼籲途人買旗,站了一陣子後發現途人反應不踴躍便放棄,前往交還旗袋。那麼這次經歷究竟能為他們帶來甚麼正面的啟迪和轉變?在進行賣旗活動前,我會為參加的學生提供訓練,教授賣旗的正確禮儀和態度;也會利用角色扮演,讓他們分別扮演義工和途人,學習面對不同類型的途人該用甚麼態度、被人拒絕該如何回應等。此外,我會清楚交代賣旗機構的背景和服務,讓他們知道賣旗所得款項的去處,感到自己投入的力量更有意義。」

雖然要如此認真的籌劃每一個義工活動須花上大量時間和心思,但石姑娘認為一切皆值得。

「看到學生在進行義工服務後的正面轉變,令我十分感動。學校投入許多資源培養一名成績優秀的學生固然重要,但培養一個「好人」更重要。有些學生成績不佳,但在義工服務表現出色,累積過千義工時數,畢業離校後仍回來協助推廣義工服務,將來『壞極有限』,我對他們充滿信心。」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