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靈洗滌一回 —— 那怕只是一點夢 ‧ 羅洪德

《序言》

訪問進行時,和藹近人的羅洪德老師,言談間不經意向我說了三次以下說話:

「相比你們過往的受訪嘉賓,我的經歷或會較平淡簡單,希望你不要介意。」

這句話,他說對了一半。

教育,無論在受學還是予學,對羅老師來說都不是一條好走的路。從少患有小兒麻痺症的他,每天都需依靠兩根拐杖,踽踽步上陡峭的山路上學,同時間由於經歷過兩次大手術,其手術後遺症令他記憶力受到永久損害,在學習上面對難熬的困難;到成為教師後,除了各類教學上的不便需要克服外,因身體傷殘及遇到縮班殺校潮,他更被迫輾轉到不同學校任教……。

看似諸事不順,命途多舛,但羅老師一直都在,多年來依然緊握心中純純的教學夢。

「我記得有位朋友跟我說過,做教師很『划算』,因為你為人處世的信念可以一傳十,再十傳百,你的快樂教育,可以深深傳揚開去,沒有其他職業可以有這樣的感染力。你信嗎?學生可能因為你某天的一個人生小教導,改變了他的一生。」

我信,至少教育改變了羅老師。從未變質過的簡單夢想,讓他扛下每次難關,成就了絕不平淡的化雨春風故事。

《內文》

愛音樂的羅老師,在訪問途中為我以木結他表演了一首小曲目,有趣的是,曲目屬西方耳熟能詳的著名老歌,但卻填上了以時式(Tense)為內容的全新歌詞。現在於中華基督教會基全小學主要負責英文及音樂科教學的羅老師笑說,這是他的一個獨特的教學方法,用意是提高學生們的學習動機。

創意教學

「每一所學校,總會有天資較低的同學,不同老師都有自己的教學方法,例如小遊戲及獎勵計劃等。至於我,要學生記著英文書本內容,你不能強迫他們,於是我會把內容,例如時式放在家傳戶曉的歌曲內,小朋友對唱歌大部份不抗拒,同時又能學習到音樂及英文的知識。」 (見下影片)

艱辛的求學歲月

對學習能力稍遜的同學有著關愛之情,會想盡新點子讓他們感受到上課的樂趣,某程度上或多或少與羅老師自身經歷不無關係。自少患有小兒麻痺症的羅老師,求學時期需以拐杖協助走路,小三那年,更因要為雙腿放筋而進行了兩次大型手術,手術讓他留院休養了數月,結果導致跟不上校園學習的進度,學術成績「滿缸紅」,更甚至曾因懼怕面對學校事而嘗過逃學。

「我很害怕看到全身鏡子,在鏡中看到自己的缺陷,會自卑。自知道不是讀書料子,加上小三做了兩次大手術,令自己記憶力受負面影響,會很容易忘記事情,也不能背誦課本資料,唯有咬緊牙關去克服,以推理方式去盡量牢記內容。」

感激每位啟蒙伯樂

羅老師對我分享,雖然他是傷殘人士,但乘搭巴士,都喜歡到頂層坐,每次從上方到看憂愁的城巿人,都會希望把快樂傳達給他們。樂天知命的羅老師,並未因自身殘病而自棄,他靠著信仰的支持,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升讀中學後,遇到了不少「伯樂」,在良師們循循善誘的教導下,羅老師重燃對學習的熱誠,更自始立下心志將來要持拾教鞭,傳承春風廣被的精神。

「中學校園生活很愉快,老師會委派我擔任不同職務,例如靈修,亦有機會表演結他唱歌及福音劇。另外中文科林啟榮老師是我的啟蒙,他育人無類的學者風範,成為了自己的奮鬥榜樣。」

自1984年師範畢業後,羅老師先後到特殊學校、郊區村校及巿區小學任教,接觸過不同類型的學生,當中天賦才能縱然有高有低,但他表示無論校園軟硬件及師生是如何,教育的目的由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就是站在同學角度去看每件事,再因材施教,讓他們享受到學習的樂趣。

老師。是「對人的工作」

「有時候學生表現不好,可能不是笨,而是害怕,於是他們逃離學習領域。我是基督徒,了解到人是有罪性,我自己也不會例外,所以我看到學生犯錯,會先了解實況,作出諒解及處理。做老師是『對人的工作』,沒有耐性,你把知識強加在學生身上是不行的,我自己小學時,老師經常對我呼喝,我會發惡夢,他們說什麼知識,其實我一點也吸取不到。所以為人師表,面對能力較弱的同學,若你太嚴苛,學生只會懼怕你,相反若給他們愉快的學習環境,他們便會對學問產生興趣。」

真正的勝利

不知不覺,羅老師在基全小學堅守育才崗位已十八個年頭,他由衷感謝當天聘請他到校工作的前任校長韋少冰女士,以及現任校長洪之龍先生一直對他教學理念上的支持。在現在容易使青年人變質的社會中,他希望盡量當一個「守門者」,除了知識傳授外,也可以透過教育,培養學生內在正確價值修養,健康地成長。

「我常跟同學生說要『戰勝自己,才是真正的勝利』。以我為例,要當老師,需克服自身許多生理及心理上困難。所以真正的『成長』,要戰勝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不必與人比較,有人以為戰勝別人便是大贏家,但卻未能發現自身仍存缺點,其實只會原地踏步。」

後記:相片背後

行動不便,教學上必然遇過不少小障礙,羅老師告訢我,在昔日校園科技還未普及時,為了不影響授課進度,同時兼顧同學對學習的投入感,有時便需多動腦筋發揮創意。

「那時課室還未有電腦投影器設備,我需一邊拿拐杖一邊寫黑板,於是人急智生利用數碼相機,將教材每一頁影下來變成相片,再接駁大電視播放出來,讓同學可以看得適舒及清楚一點。」

有人說「教育」是一個厭惡性行業,以薪金去看這份職業更必定不成正比。但反過來說,只要你有愛心及使命感,不為金錢去做,你自然會看到教育有價值的一面,會讓你捱過不少難關,學懂欣賞學生的成長。

要你留意的,其實不只是大電視上的相片,而是相片背後製作者那一份讓人敬重的教學誠意。

記者及文章:聰@HKFYG
本文轉載自 讚好校園 schoolike.hk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