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靈洗滌一回 —— 抗逆護心符.劉偉祥

零三年的夏天,就讀中四的偉祥與朋友到淺水灣遊玩。他在跳水時,意外撞到頸部,令頸椎嚴重受創。意外後偉祥昏迷了兩天,在鬼門關走了一轉。雖然他對自己發生意外的經過印象模糊,但昏迷期間依稀夢見自己飄浮在沙灘上,看著受傷的自己,又常做打仗的夢。幾乎停止呼吸的他,最終戰勝死神,回到現實,卻要面對失去活動能力的打擊。本來活躍好動的他,四肢癱瘓,連呼吸也成問題。

雖然偉祥在事發後,無法理解為何不幸會降臨於自己身上,晚上常偷偷哭泣。然而,當時他不相信自己從此動不了,只覺船到橋頭自然直。因此停學一年多期間,偉祥沒有終日鬱鬱寡歡,自暴自棄。

發生意外之年,正是沙士肆虐時期,醫院探訪時間和人數都受嚴格控制,朋友依然前來探望;不可內進便在病房門外等待,希望知道他的最新情况,彼此更隔著玻璃窗以「唇語」溝通。每次朋友來訪,偉祥總會眉開眼笑,與他們東拉西扯。

「告訴你一件讓我感動的事。住院期間,需要做腦部手術,我的頭髮太長,要先剃頭。嘩,頭髮全都剃光,變得很『樣衰』,我覺得很不開心。怎料我一位好朋友知道後,竟然又去剃光頭髮,陪我一起『樣衰』,那次真的好感動。」

意外過後重拾溫情

感動,是偉祥過往甚少體會的感受。

「從前我可說是個冷血的人,看悲劇不會難過,對外間發生的事不聞不問。你問我對沙士有何感覺,其實那年我根本甚少關心沙士的新聞,因為它對我的生活沒甚麼影響,父母又無因此而蝕錢或失業。我連口罩也沒帶,有型最緊要嘛!」

提起父母,偉祥自言以往對家人態度極差,常大吵大鬧。

「那時我是家中的惡霸,會因為與家姐爭用電腦而舉杯擲向她。現在已沒跟姐姐吵架了,她比以前遷就我,況且我的手沒有力,想擲杯也擲不了啦,哈哈!出事之後,我感受到家人對我的關心。醫院期間,媽媽每天風雨不改送飯送湯,親手餵我。朋友來探我時,她會體貼地出外面等,讓朋友與我多點時間相處,好偉大。雖然我現在對家人仍未算十分好,但已經比從前改善許多了。」

另一角度看世界

偉祥在意外初期,全身也無法活動。隨著病情好轉及物理治療,肩膊、手指和二頭肌恢復活動能力,不過之後再無進展,需要以輪椅代步。剛剛出院的日子,偉祥對於要在輪椅上生活,感到十分陌生和恐懼,盡量少上街。住南區的他,那時只敢前往數碼港看電影,避免到遙遠和人山人海的地方,怕遭受別人歧視。後來,他慢慢適應了從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現在我常出銅鑼灣,去更遠的地方也沒問題。以往只讓爸爸照顧我的行動,他會像消防員抱傷者般抱著我上落車。但總不能時刻要父親做跟班,所以逐漸請身邊一班健碩的好友,協助我活動。現在他們個個訓練有素,好厲害的。其實真正會歧視我的人並不多,最緊要過得了自己那一關。就算有人以不友善眼光看著我,頂多心裡罵他兩句就消了氣。反正被人定晴看著又不會少塊肉,哈哈!」

偉祥是在意外後才知道,自己原來可以這麼樂觀。

「可能我以前不太了解自己吧!想深一層,我從小到大都是很容易發脾氣,但睡醒了又會嘻嘻哈哈去玩的人,也許這種樂觀的天性讓我能積極面對這次意外,而且到了這個情況,根本不容你不樂觀。」

其實,這份樂觀並非人人擁有。許多人遇到逆境會自暴自棄,一蹶不振。偉祥卻選擇以樂觀的態度面對,從「得」而非「失」的角度去看自己的人生。

「有了信仰之後,我會想,如果我當日沒有發生意外,今天會怎樣呢?像我這樣貪玩、衝動、無心向學的人,若無經歷過這樣的轉變,可能已經做了童黨,甚至加入黑社會。或許我不像以前那麼自由和獨立,許多事都要依靠別人,如此野蠻是行不通的,因此慢慢將一些不好的脾性都改變了。」

學校支持自覺幸運

「發生意外前,我的成績很差,平均分只有三十幾。停學一年後,我返回原校重讀中四。我的手部只能作有限度活動,未能執筆寫字,抄寫筆記更加困難。平日做功課及測驗考試,要用輔助器在電腦上打字。經過反覆練習之後,逐漸可靠輔助器執筆寫字。初時未能跟得上,約半學期後我已追上課程進度。」

「考公開試的時候,自然很不方便。考評局會根據我的情況,延長答題時間,但不是佔了便宜——高考有某些科目,我要考九小時,想起也覺可怕。不過,我會全力以赴,才可答謝校方的支持。其實我的會考分數,本不足以原校升讀中六,但校長破格錄取我。還有,聽說我出事之後,學校知道我有意回校讀書,便加建了傷殘人士洗手間;而剛好我出事前,學校又安裝了電梯,因此我在學校活動沒有太大問題。你說我是否好幸運呢?」

除了感激家人、朋友和學校的支持外,偉祥特別感謝住院期間治療他的醫生。

「那位醫生,常常來看我、與我聊天,待我如朋友一樣。記得我快要出院時,他特地到銅鑼灣買了許多美食,跟我一起吃。此外,為方便我出入起居,家中需要特別裝修。醫生為我申請『聖誕老人愛心大行動』基金,籌錢給我們裝修和購買輔助器材。」

現在,偉祥仍然定期做物理治療,鍛鍊肌肉。他相信現代醫學昌明,自己終有一天會完全康復的。

「最好是二十九歲時完全康復!因為那正是人生黃金階段的開始,如果那時能夠行得走得,實在太完美了!」

初次知道偉祥的故事,既心痛,又沉重,很難想像自己若有相同經歷,能否支持下去。但與他聊天時,卻被其開朗和積極感染,覺得人生充滿希望,沒有甚麼事情解決不了。樂觀天性,是偉祥的一道「護心符」,讓他毋懼挫折,笑對逆境。或者,我們亦可以將偉祥的樂觀,當作個人的「護心符」。

本文轉載自《抗逆密碼》,香港青年協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