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琛一年級被評估為讀寫障礙,升小二時轉來我們的學校,我們已作好支援這名讀障學生的準備。後來才了解到,他的學習問題不止一樣。

開學不到一個月,任教明琛的老師發現他上課時經常有不合宜的表現:搖椅子、敲桌子、玩文具、自言自語、擅離座位、騷擾同學。初時老師認為他只是尚未適應新環境,仍十分有耐性地勸他循規蹈矩。日子一久,老師感到他的行為實在太滋擾課堂的進行了,便將他轉介給我。

 

他只是活潑好動

面對一名轉校生的行為問題,我首先聯絡他的家長,希望透過了解他的家庭環境和成長背景,分析他行為背後的原因。明琛的家長忙於工作,一直未能抽空前來學校,用電話也很難聯絡上。直至兩個多月後,才能跟明琛的父親見面。我向他述說明琛在校內的表現,他表示兒子在家裡也愛爬上爬下,做功課時會四圍走或躲到桌下,不然就是碰傢俱、開電視等。但他說:「男孩子都是這樣的,他不動才奇怪。我小時候也一樣喜歡亂動,待他長大一點就會好了!」孩子好動確是不奇怪,但明琛的情況,似乎不是一般的活潑好動。只是他的父母似乎無意跟進這個問題。

 

情況漸入佳境

我們安排他有讀障的明琛在小二下學期參加讀寫訓練小組。該小組只有八人,皆是有讀障或成績稍遜的學生,明琛的表現最為「突出」。小組導師反映他經常衝口而出、衝出座位或躲到桌下,又常與另一名男組員起衝突,要花不少工夫讓他安靜下來,遵守小組秩序。另一方面,他的反應快,能舉一反三,只是難將思緒轉化為文字,識字量低於同年級水平,一年級的字只默對五成左右。經過數節小組課節後,明琛的情況漸入佳境,因小組有許多互動遊戲可消耗他用不盡的精力,加上導師不斷給予鼓勵,明琛的滋擾行為大為減少,願意跟隨導師的指示讀字和完成任務紙。十多節的小組結束後,他甚至感到不捨,希望能繼續參加小組。

 

過動問題不絕

雖然明琛在小組內的行為及學習態度有改善,可是小組教學與日常的大班教學情況很不一樣,老師要顧及整體的學習進度,沒法放太多注意力在個別同學身上。有時為免明琛影響全班的學習,老師會罰他到門外站。整天像裝上強力電池的他哪能乖乖站得住?總是不停搖晃身體及發出怪聲,老師唯有請我接他到輛導室,讓他平靜下來。我經常跟明琛分析事情的因果,請他檢視自己的衝動行為與後果的關係,並與他立約,建立「三思而後行」的行為策略。可能「停一停、想一想」對他而言真的太困難了,才剛與我立約,轉身又再衝動地破壞學校消防設施,令我焦急得幾乎頭頂冒煙。

那時已是明琛就讀二年級下學期的尾聲,根據我和一些老師整個學年的觀察,覺得他的徵狀很像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AD/HD的特徵包括做事時無法專心、行事粗心大意、逃避需要用心去做的事,特別是讀書或做功課;活動量大,上課和做功課時無法安坐,會走來走去、爬上爬下;行事衝動、做事不考慮後果、常破壞物件和騷擾他人等。

AD/HD需要由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診斷,我們不敢妄下判斷。於是我們多次聯絡明琛的父母,希望他們讓兒子接受這方面的評估。可是他們一直逃避問題,說明琛只是好動,不需要勞師動眾過分緊張,反而要求我們先處理他讀寫障礙的問題,改善他的學業成績。

事實上,如果學生真的有AD/HD而不加以治療,學習方面的問題是很難解決的,因為他連安坐下來學習的能耐也沒有,上課有多於一半時間無法專注地吸收知識,而讀寫障礙本身就需要很強的集中力和毅力去彌補學習上的困難。如果不處理明琛過動的問題,其學習表現基本上難有改善。

明琛整個小三階段,過動情況依然。我和老師依舊疲於奔命去「救火」,他的父母依舊態度冷淡,問題膠著。直至小四上學期,明琛一次衝動下打了同學,驚動對方家長,校方強烈要求明琛父母正視問題,他們才終於讓兒子接受評估,結果證實他有AD/HD。

 

延誤了最佳治療時機

斷症以後,明琛可透過藥物來改善分心、過動、衝動問題,服藥初期已見成效。只要他當天有吃藥,便能安坐課室,搗亂和滋擾行為幾乎絕跡。我們一般會安排他在早上藥效發揮最好的時段,進行一些需要安靜和集中精神的活動,以及讓他在放學前完成功課再回家,避免他回家後因藥力消退而再為功課搞得筋疲力竭。

明琛在過程中尚算合作,學習顯現進步。只可惜他的過動問題拖了整整兩年多才得以處理,延誤了最佳治療時機。AD/HD尚可以藥物和行為治療控制,讀障卻沒有特效藥,必須靠著重覆的有效練習,一點一滴地累積,才能見到成果。明琛因為之前很長的一段日子都無法專心上課,成績節節倒退,讀寫困難愈來愈嚴重,小四時的識字量竟跟他小二參加讀寫小組時相差無幾。最終明琛要留級重讀小四。

希望明琛能用一年時間追回失去的進度,更希望廣大的家長能多認識各種學習障礙,及早正視子女的學習和情緒行為問題,不要拖延到難以補救的時候才願面對現實。

 

想接收最快最新的學生和輔導資訊,請讚好教得喜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