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於2015年9月公布的數據,本港自殺率自2003年起持續下降,可是15至24歲青少年的自殺率近年卻上升。去年新學期開始至今,已有多名學生相繼輕生,最年輕者只有11歲。今年元旦長假期後首日上學日,一名15歲男生便以校呔吊頸身亡,並留下遺書透露「因生活不開心、不如意,所以去另一個地方」。每次發生這些不幸事件,社會輿論均會提出新一代抗逆力不足,為了少許挫折而放棄生命。批評和感嘆很容易,但怎樣才可提升孩子面對困難的能力?這問題值得我們探討。

抗逆能力 (resilience)是指「個人身處不利環境中,仍能處之泰然及勇於面對,發揮內在的潛能及懂得尋找外界的資源,克服挑戰。」(K.Thomsen, 2002)這項能力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一種潛力,在順境的時候不會被激發,當挑戰和危機來臨時才被啟動,迸發出力量來渡過難關。無數研究和個案顯示很多青少年雖然身處高危環境中,仍具備某種抗壓能力或保護因素(protective factors),包括個人性格、信念、溝通和解難能力、人際互動和社會資源等。保護因素有效調節、緩衝、減輕或隔離負面影響,讓當事人在不利情況下得以適應壓力或挫折。

國際抗逆力研究計畫IRRP(The International Resilience Research Project)提出三個原則來提升青少年的抗逆力,包括「我能」(I can) 、「我是」(I am)和「我有」(I have)。「我能」是透過各種鍛鍊來提升個人能力感,包括溝通能力和解難能力等;「我是」是發揮個人的內在力量,培養積極的信念及態度;「我有」是發現個體所擁有的外在支持與資源,包括來自家庭、學校和社區,從而發展出安全感。

教育是一門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學校和老師對學生的關愛扶持,也是建構抗逆力的重要一環。老師可參考以下建議,培養學生的抗逆力,送他們一份終身受用的禮物。

了解青少年的難處
從成人的眼光來看,青少年所面對的逆境看似瑣碎和微不足道,例如未能完成功課、被老師責罵、未被挑選入球隊、和朋友吵架等等,但卻是青少年日常生活中真實的掙扎和困難。老師應從青年人的角度看問題,理解這些逆境對他們的影響,並教導他們如何適當地面對這些處境,累積經驗和能量以應付日後更重大的挑戰。

訓練學生處理問題的能力
因應學生的發展階段,透過課程、個別輔導、小組活動和歷奇訓練等,培養他們處理各項問題時必須具備的能力,包括溝通能力、解難能力、創造力、情緒調節能力及控制環境的能力等,協助學生學習每遇困難,先冷靜下來,不要被情緒控制,再重新回顧經驗、組織及分析問題,並從不同的可能性中選取合適的處理辦法。另一方面,老師可推行家長教育,鼓勵家長在關愛子女的同時,要適時放手讓他們自行解決力所能及的事情,強化子女的抗逆力。

培養學生的正面思維
老師應多善用新聞、生活例子、過來人奮鬥的經歷與學生分享,潛移默化地播下積極樂觀的種籽,讓學生明白到所有難題都是學習與成長的機會,無論身處任何環境,正面的個人信念和選擇皆可助我們跨越障礙。

此外,現今社會對青少年有許多負面評價,其實青少年正值確立自我形象的階段,特別需要旁人的肯定。若師長在不經意間否定學生,例如說:「如此簡單的問題,為何你答不來?」、「你這次又退步了!」,他們很容易失去自信和能力感,沒有動力作出改變。老師可給予適當的讚美和鼓勵,多強調和肯定學生的能力,令他們有信心解決問題。即使學生表現不理想,也應以正面方式給予改善建議,一起尋求可行的解決之道。

鞏固學生的聯繫感
在校園內營造樂觀積極和鼓勵的氣氛,加強每個學生與同儕、老師和社區的聯繫,促進彼此的了解和支持,助學生建立歸屬感和安全感,奠定抗逆基礎。當學生能與他人產生正面聯繫,即使遇到問題,也有更大的求助動機和豐富的資源以面對挑戰,較少用非理性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本會自1997年起成立「香港青年協會黃寬洋青少年進修獎勵計劃」,旨在透過獎學金表揚能以積極求進,勇敢面對生活逆境的青少年。得獎者的生命歷程更被輯錄成書,以鼓勵其他青少年勇敢面對人生挑戰。這項饒富意義的計劃現正接受提名,誠邀中學校長、老師及註冊社工推薦在逆境中奮鬥進取的青少年參加,讓他們的精神獲得嘉許。詳情請按此瀏覽。

想接收最快最新的學生和輔導資訊,請讚好教得喜 facebook專頁: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