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一生阿風是校內令人聞風喪膽的霸王。早於小學時期被診斷患有對抗性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ODD)的他脾氣火爆,常看同學不順眼,覺得誰擋他路或盯著他看便揮拳相向,更試過舉起桌子擲傷同學。阿風敵視權威,不把老師社工放在眼內,認為老師水平低、處事不公允,整天在堂上生事搞對抗,自認「為民除害」。當社工嘗試制止阿風的激烈行為,曾被他狠咬手臂。其他學生的家長投訴學校縱容阿風的暴力行為,生怕自己的子女受傷害,聲稱如校方不正視問題便會轉校。其實學校並非沒有認真介入,而是處理ODD的學生需要長期作戰,多方配合,才可見曙光。

 

在融合教育政策下,主流學校需要面對和協助有不同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對抗性反抗症是其中一種。此症患者普遍在童年時期已呈現徵狀,包括經常和持續發脾氣、與成年人起爭執、具挑釁性和侵略性、故意激怒他人、不服從規定、對人懷有敵意和記仇等[1]。由於患有ODD的學生經常干擾課堂秩序、在言行上攻擊同學和學校人員,有時會被視為故意搗蛋欺凌的壞份子,負面標籤和惡劣的人際關係將加劇其對抗心理。如ODD患者未能及早得到適切的輔導和治療,性格發展偏差或會日漸嚴重,甚至演變成反社會人格。

 

國外研究顯示,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同時伴隨對抗性反抗症出現者高達50%,兩者部分特徵近似,有時會被混淆。不過ODD不像AD/HD般有針對性藥物可直接治療,因此即使學校能理解和包容ODD學生的問題,提供針對性的支援,亦未必即時見效,需要配合長期的訓輔工作和全校參與。綜合本會中小學駐校社工的經驗,我們對懷疑/被診斷為ODD學生的介入手法有以下建議:

 

及早診斷

如發現學生有上述ODD徵狀,而未被診斷,可轉介他們接受精神科醫生或臨床心理學生的專業評估,以取得具體治療方案建議。當學生被確診患有ODD,學校可向教育局申請學習支援津貼,為學生提供更到位的服務。

 

清晰規定

建立明確規則,清晰簡要地讓ODD學生知道在不同場合內必須遵守的規則,以及不遵守的後果。如學生無視規則,要其承擔後果和重複說明規定。過程中要保持客觀冷靜,不以恐嚇、威逼、侮辱等態度對待學生,以免激起他們內心更多不滿與反抗情緒。當學生在遵守規定方面有改善時,即時予以嘉許鼓勵。

 

個別輔導

ODD學生的特性令他們不懂正確表達情緒和影響人際關係,可安排他們參加個別及小組輔導,例如遊戲治療、藝術治療、社交小組、情緒控制小組等,讓學生學會妥善表達情緒,以正面方式與人溝通相處。

 

全校支援

支援ODD學生不單是個別老師和社工的責任,全校上下應同心接納和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方法包括積極建立共融文化,讓全校學生自低年級開始認識和尊重同學的個別差異,加強互助互愛的氣氛。另一方面,可定期進行個案分享會議,了解ODD學生的家庭背景、容易受刺激的情境、運用哪些策略對待學生最為有效(例如有些ODD學生受軟不受硬,有些則只聽從非常清晰堅定的指令)、協調校內與家中的管教規則及獎罰計劃等。此舉令ODD學生受到一致和有效的教導,有助建立行為規範和紀律。

 

用心理解

ODD學生因態度負面和具挑釁性,容易變得「神憎鬼厭」,即使EQ極高的人也未必能平心靜氣地接受他們,這是可以理解的。作為師長要嘗試克服個人對學生的不滿情緒和挫敗感,增加對ODD的認識,接受學生難靠己力控制內在的對抗反叛傾向;同時了解學生的成長背景、內在需要和優缺點等,助他們透過多元活動發揮長處。當學生感覺被接納和理解,並有正確途徑表現自我,才不必以更激烈的方式表達內心世界。

 

延伸閱讀:

《對抗叛逆.袁澤森》——關於克服對抗性反抗症的故事http://teachlike.hk/page.aspx?corpname=teachlike&i=8101



[1]詳見DSM-IV診斷標準或參考 http://www.psyclinic.com.hk/zh-hant/node/22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