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案篇:看見特殊,看見潛能

 

曾有研究顯示,讀寫障礙人士擁有較強的三維空間感,傾向用思考及行動解決問題,以補償語文方面的缺陷。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除了是知名畫家,創作出許多不朽名畫如《蒙羅麗莎》外,還是建築師、音樂家、數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解剖學家、植物學家等。這位出色的博學者,寫時字也會出現鏡寫、左右倒轉等。這種差異沒有限制他的潛能,反而幫助他以不一樣的角度看世界,激發無窮的創造靈感。我認識的一名讀障學生美意,在美術方面的熱誠與天分亦令我留下深刻印象。

 

美術天分有口皆碑

 

美意經常臉帶微笑,是一名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她自初小開始被診斷出讀寫障礙,寫字左右調轉,字形結構意識很低,常將部首放在不適當的位置。此外,她的組織能力也不大好,經常拼出一些不通順的句子,例如「我們遊玩在郊外與野餐」。不過,美意的字體十分工整,一筆一畫配合得很有美感,比很多沒有讀障的學生寫得還好。她的美術天分更是有口皆碑,畫作經常被老師選作貼堂,也會被邀請協助製作課室的壁報板。聖誕節的時候,美意會自製聖誕卡,送給老師、同學和我,卡片上的聖誕老人、聖誕樹、大雪人,全畫得維肖維妙。

 

以繪圖形式寫字

 

這名小畫家告訴我,許多生字筆畫很難記,她就把那些文字當成圖畫,將筆畫仔細地「畫」出來。以繪圖的形式寫字,速度會較慢,我便忽發奇想——如果畫畫的速度快了,「畫」字的速度應該也能提升吧?於是鼓勵她學速畫,也教她用記圖形文字和用色彩豐富的卡片拼字。這些方法對於視覺感官較強的美意,會有一定的幫助。可是,始終現時的教育制度仍偏重傳統文字作答的考核方式,美意縱然願意嘗試用不同方法幫助自己,學校亦盡量安排加時調適,但她的學業成績依然算不上好,中英文常處於不合格邊緣。如果有一天,我們的社會能擴展多元的評核模式,讓寫字能力欠佳的學生用口述、繪畫、製作模型等形式來展示自己的學習成果,應該不會有那麼多讀障學生在學習路上屢遇挫敗。

 

正面積極的母親

 

幸好,美意有一位非常善解人意的母親,一直在旁激勵她,努力維持女兒的自信。讀障生的家長不一定很「悲情」的,美意的母親便是一個好例子。她樂觀、積極、懂得欣賞女兒的特長。每次美意把新畫作拿到母親面前,母親都會滿臉驚喜,讚不絕口,更說得出女兒這次的畫風有甚麼突破。美意在母親的鼓勵下愈畫愈多,累積了過百幅畫,母親與她一起挑選了畫得最好的數十幅,出版了一本私人畫集。其實,我遇過一些讀障學生都有繪畫方面的天分,常常在筆記或書本上塗鴉,可是他們不如美意般幸運,畫畫才能並無受到賞識。他們的父母會說他們的字已經寫得不好,還要浪費時間在繪畫之上,不如多點練字和溫習。他們認為在香港做畫家沒有前途,一定要先讀好書才做其他。於是這些學生連僅有的興趣和成功感也被剝奪,更沒動機學習。

 

學習以外的成功感

 

美意的母親說自己有時也很擔心女兒的成績,看著女兒二年級中文還有六十多分,三年級便跌至五十多分,怕情況會愈來愈差。不過,她不會在女兒面前展現焦慮的樣子,反而安慰自己,亦安慰女兒,語文科的程度一年比一年深,成績下降了不等如退步,最多只能算原地踏步。她鼓勵女兒如果想更進一步,就要加倍努力學習語文。她用過很多方法幫助女兒,例如將女兒課本的關鍵詞語放大,彩色列印出來,貼在屋內不同角落,另外將鼓勵說話配上插圖,貼在女兒的書桌上,讓女兒可時時看到。父母和師長的態度,絕對會影響讀障學生能否正面地面對自己的問題。美意雖然學業成績不佳,但在母親和師長的鼓勵下,一直沒有放棄學習,也沒有出現任何情緒或行為問題。老師還常常推薦美意參加外間機構舉辦的繪畫比賽,讓她得到學習以外的成功感。

 

人的身體和大腦似乎有補償機制,當身體出現一部分的缺損,常會激發另一方面的潛能。例如視障人士雖然看不見,但他們能以敏銳的觸覺、聽覺等作彌補,如常生活;缺了一隻手的人,經過訓練後,單手便能處理一般人要兩隻手才能完成的任務;自閉症人士常沉醉於自我世界裡,但常因心無旁騖而發現一些普通人不會留意的事物。讀寫障礙的學生因認知缺損導致語文能力出現問題,亦往往會出現其他潛能,包括體育、藝術、社交、口才等。對於有學習障礙的學生,我們經常聚焦在他們的問題之上,無視他們其他方面的優勢。如果我們將視線轉移到他們的潛能之上,才能激發他們的信心,在限制之中努力做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