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閱讀碎片

作者:陳德恒(原載明報副刊《教育心語》 2015-07-10)

生活節奏急促,零碎的時間片段也要充份利用。等候公車等人時,指尖輕撥手機,就等於身邊常備百科全書,圖文並茂的資訊,包括實時視頻紛至沓來。接收訊息方式大異從前。電台新聞每條訊息壓縮到150字左右;電視每則新聞平均約20秒 (可能由13個畫面組合而成);地鐵內「走馬燈」新聞每則只得20字。

平日從電子媒體接收的資訊,多是奪目標題式、無頭無尾結論式;即使是金句,也抹去了情景因緣而顯得斷續不全。 背景複雜到專業行家也難說清楚的事件,如病毒基因與醫療、政治哲學與國家興亡、國際金融的險惡風雲、民族間兩千年的恩怨情仇,最後都壓縮為140字的微博或30秒的視頻。如今的閱讀模式,不是捧著典籍在枱燈下靜讀,而是站在月台和車廂,拿著手機或板腦瀏覽訊息碎片。工作桌面上兩塊23吋螢幕,共開了五個視窗,眼球來回跳躍於紐約、義烏、悉尼、都柏林和開羅之間,同時與鄰桌同事在手機上交換意見,多工並行。如果教師的工作是裝備我們的學生面對他們的未來,則怎樣才可以培育學生能夠掌握這種生存技能、生活方式和工作要求呢?

對於我們這批老一輩的數碼新移民來說,既要持續進修學習,更要不時退修省思:怎樣教導學生(和自己) 整合海量的碎片成一幅比較完整的知識圖譜,方不致迷失於大數據的迷宮之中?對絕大多數家長和教師來說,根本就未學過,甚至未想過怎樣跟孩子們一起面對數碼年代的這個挑戰。數碼世代的閱讀素養,不是電腦科老師的專利或專責,而是教育工作者的全民任務。因為大中小學生都要懂得如何起步、如何進深、如何篩查核証、如何抽離!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